刘伯温十码中特料

一家民营企业冲破军民融合“玻璃门”
发布时间:2019-01-10

  “大家都愿意一起做点儿事。”量子防务总裁蒋泉洪,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军民融合是国度的事。”

  “全国各地的军民融合公共服务平台不少,但多是机关化、甚至协会化组织,有市场内在活力的主体不久。”蒋泉洪说,如何按市场化机制建构服务于军、政、产、学、研、资六大主体的一站式服务平台,这是军民融合当前急需解决的痛点。

  政策利好给了量子防务团队连续摸爬滚打的勇气,“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明白军地双方的需求,完全按市场机制办事,知道如何更好地供给服务”。3年多来,量子防务平台积淀了3万余家军民融合范畴的大数据,孵化创新项目200余个,培育未来防务产业10余个,目前正在接洽B轮融资。

  蒋泉洪有近20年媒体从业经历,有丰富的新媒体内容创业教训,他深知一个互联网平台需要投入多大的资本、人力和时间。所以,量子防务团队“抛弃了互联网习惯的简略烧钱模式”,采用整合资源共建共享的做法,在全国决定10个军民融合基础比较好的地方政府配合,比喻成都、武汉,由量子防务提供技术支撑和体系架构,与地方政府奇特建立子平台,引导辖区内的企业上传数据,在全国范围内构建一个军地互通的需要对接交易平台。

  “咱们以军方需要为牵引,为军民融合构建一个共享的、高效的、公平的市场服务平台,将最大限度地吸引优势民营企业高新技术产品会集平台,不仅有利于快捷走通‘民从军’和‘军转民’,而且能以市场手段领导产业升级,为民用市场系统注入全新的技术与立异活气。”蒋泉洪介绍,量子防务团队中有懂军方需求、技术跟各军兵种装备口的转业高级技术人才,也有深谙市场化运作的职业经理人,还有并购重组专家、整合营销人才。即便如此,在军民融合的道路上也走了不少弯路,多少年摸索,逐渐走通了从技术创新到名目孵化再到产业资本化,最后服务于军地市场的军民融合全工业链协同发展门路。

  “假如所有都等政府把机制、政策、配套完美了再动,就没我们啥事了”

  自2015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把军民融合发展回升为国家策略”后,顶层设计启动;2017年1月,核心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设破,提出以破解影响和制约军民融合发展的体制性妨碍、结构性抵牾、政策性问题为主攻方向,探索新途径新模式;2018年3月5日,“军民融合”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诚然有创新驱动的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但长期以来军工自成体系,与市场经济体制形成二元构造,产业发展存在天然鸿沟。国家提出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不少民营企业都意识到这是巨大的机会踊跃参加,但很多民营企业并不理解军方切实需求,也不熟悉军方采办流程,往往大喜过望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而举步维艰。蒋泉洪说,这个困境被称之为“玻璃门”“旋转门”――“看上去很美,冲从前就碰得头破血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聪聪 来源:中国青年报

  “民营企业的优势是不等不要,说干就干,尤其是军民融合这样的破题之举,构建大数据平台是这样,举办策划军工榜活动也是这样,如果所有都等政府把机制、政策、配套完善了再动,就没我们啥事了。”蒋泉洪坦言,军民融合是国家战略,单个民营企业推动军民融合的力量无比有限,在谋划2017年首届“军工榜”时艰难重重,但成果非常好,评选出来的年度军工风波人物和领军企业在各个领域均取得不俗的创新业绩,受到来自军方和社会各界的踊跃反馈,这给了团队坚持做下去的信心。2018年“军工榜”评比在2018年10月启动,超过百万网友参与投票,10万人次留言点赞,被称为“军工界的奥斯卡”。

  一家民营企业冲破军民融合“玻璃门”

  一家民营企业近日在深圳举行的“军工榜”创新峰会,吸引了多位“大国总师”上台分享大国重器背地的故事和科研一线人员对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期盼和感想。AG600水陆两栖大型飞机总设计师黄领才、新一代北斗卫星总设计师林宝军、彩虹系列无人机总设计师石文……

  蒋泉洪团队在大批调研后发明,勾引上风民营企业服务于军队国防建设,同时将前沿国防技巧脱密处理后转移到处所推动国民经济翻新发展,急切须要“去门槛拆壁垒”,在军地各方构建市场化服务对接平台,以市场配置资源的内在力量推进军民融会纵深发展。

  “咱们处在创业爬坡阶段。”蒋泉洪说,创业和做媒体有相通之处,都需要求真、为人所不能为、发现问题并快速解决问题的精神。2019年量子防务将发力于协同创新基地建设:打造集军民融合技术转化创新研究院、军民融合项目孵化众创空间、军民融合产业大数据平台(军邦购)于一体的“协同创新谷”,这个基地将供应一个完整的市场化驱动的军民融合全新发展模版。

  蒋泉洪直言,军民融合的这种市场化运作模式兴许在深圳更易获得成功。他认为有两大起因:第一,市场是“春江水暖”,身处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深圳对国家政策和市场都有更敏锐的感知,量子防务成立于军民融合回升为国家战略的2015年,公司刚成破,深圳市发改委就以投补结合的方式投入3000万元大力支持,异样有远见;第二,深圳市场法令的土壤和睦氛很好,企业敢打敢冲,在法律与政策框架内都很自由,政府职能局部服务意识也很强,开放度高,固然投资了但不干预经营,“只在企业需要时浮现”。

  在蒋泉洪看来,军民融合增量市场空间超过5万亿元,前景广阔。发展好军民融合产业,不能简单懂得为军工团体到各地开发区落地新名目,也不能狭小懂得为“民参军”跟“军转民”,而是应该攻破体系机制壁垒,推动军、政、产、学、研、资全因素协同创新发展。2015年6月由砺剑防务技能集团创办于深圳的量子防务正在以第三方服务的形式,为军民融合各方加入主体搭建翻新示范平台。

  很多民营企业不懂得军方需求和采办流程,军民融合迫切需要“去门槛拆壁垒”

  2018年2月,中心《对发展军民融合发展法规文件清理工作的告知》恳求,要深入履行军民融合发展策略,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优化军民融合发展的制度环境,动摇拆壁垒、破坚冰、去门槛”的重要教唆。

  台下坐满了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将军、院士、军融办、招商局、军工企业、科研院所、投资机构代表近3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