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十码中特料

第二百五十五章 众方集结决战开幕
发布时间:2019-09-11

  笔趣阁穿越小说水浒浮世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众方集结,决战开幕

  宽敞的大厅内,视线所及之处,尽是陈列着的书画和兵法图册,很明显,这间屋子的主人非同寻常。

  而此时,这里聚集的只有寥寥数人,至于最上方主座的那个青年人,此刻显然脸色不怎么好。

  “吴兄,你能保证这些信息的可靠性么?”青年人望了望下方的苏定和吴用曾涂三人,语气淡然说道。

  “呵呵,闻兄此言多虑了。”吴用摇了摇羽扇,微笑着说道:“曾头市的曾长者乃是一方豪杰,屡次为国出力,处理叛徒,说是忠义英雄也不为过。”

  “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把梁山的董双给诱入了套里。”吴用嘴角微微上扬道:“闻先生,除去梁山,可就是除去一个心头大患,您想必比小生清楚的多吧?”

  青年没有急于回话,只是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遍,才笑道:“我闻焕章行事自然以国事为重,只是……”

  阴沉地眼神停留在了苏定和曾涂二人脸上,闻焕章语气平静说道:“你二人凭什么证明,所说之事的准确性?”

  “呵呵,闻先生不愧是大宋第一人。”苏定微微笑了笑,走上前几步,递上了一张纸给闻焕章,笑道:“不过,先生不妨看看这个。”

  “你怎么出来了。”闻焕章望了望大门口,眉头一皱将其关上,又插上了横梁,才转身语气低沉说道:“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出来,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哥,我知道影天那些人的阴谋。”闻焕颜微微地摇了摇头,又看向闻焕章时,嘴角已经渐渐泛起了一丝苦笑。

  “这么些年来,被影天盯上的人,有哪一个能够逃脱了?”闻焕颜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双手抱在胸前,浑身都有些微微地颤抖。

  拍了拍闻焕颜的肩头,闻焕章只是叹了口气说道:“那帮人,伤害不了你的,十五年前我就说过了,不是吗。”

  “哥,我不是怕他们。”闻焕颜微微地摇了摇头,抬起双眼看着闻焕章说道:“我是怕因为我一个人,毁了你的前程,这么多年的努力啊。”

  “还是让我回老家隐居吧。”闻焕颜低下头,声音细的几乎都要听不见了:“这样,那些人找不到把柄,也就不会来害哥你了。”

  柔和的阳光照在身上,望着夕阳余晖下,闻焕章那略显疲惫而儒雅的面庞,闻焕颜的眼神不禁动了动。

  “我打拼这么多年了,为的就是我们能不受欺负,让你有个好的环境。”闻焕章苦笑道:“要是让你一辈子躲躲藏藏的,我这个哥哥还有什么用?”

  刹那间,闻焕颜只觉得内心深处受到了深深的感触,一行泪水难以自制地从脸上流淌而下。

  “所以,傻丫头,别说这种傻话了。”闻焕章揉了揉闻焕颜的头,笑着说道:“快回去休息吧,哥哥答应你,用不了一个月,我们就能彻底自由了。”

  “这……这是……”闻焕颜拿着拿着那张纸,视线从上方快速略过,几乎是说不出话来。

  “这都是真的,哥?”闻焕颜嘴角颤抖着说道:“董平,就在这次攻打曾头市的梁山贼军里?”

  走进了大厅里,闻焕章坐了下来,语气低沉说道说道:“虽然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但这确实是董平和梁山贼晁盖来往的书信。”

  “是吗,这么重要的信息居然能被他们得到?”闻焕颜眉头一皱说道:“这会不会……是一场阴谋?”

  没有任何迟疑,闻焕章语气坚定地说道:“这封信上的印玺,我曾经让人在东平府中潜伏时,打探到过。”

  “至于为什么会被发现,大概是送信之人或是信鸽之类被曾头市截住了,那些人得以取得密件吧。”

  “哥,你的意思是……”一道光彩从闻焕颜眼中闪过,她语气渐渐郑重了起来:“要打下董平和董双两个叛贼,好在朝廷内一举扬名,然后和高俅他们对抗么?”

  沉默了半天,闻焕章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地说道:“等灭了圣上的这两个心头大患,相信高俅也没法随便拿我们怎么样了。”

  此计确实高明,闻焕颜心中一时赞叹不已,哥哥这个计划可谓完美,只要这次和曾头市的人联合消灭了董平董双两个贼寇,朝廷必能升迁!

  至于曾头市的人会不会耍些什么小诡计,闻焕颜对闻焕章是毫不担心,凭那些人,还不是兄长的对手!

  “哥,董平那边有多少人?”闻焕颜走到了闻焕章身后说道:“这人虽为贼寇,但精通谋略,想必不会轻率暴露自己的实力,我们不可轻视啊。”

  其实,闻焕颜早就考虑到了这件事,虽然苏定他们说,董平肯定是和董双商议,把梁山军带来,和曾头市决战救周桐,一血前仇的。

  一想到董平去年在青州的所做所为,闻焕颜就咬牙切齿,这个仇人,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掉他!

  虽然如此,以董平以前的战斗力来看,绝对不能凭一般的思维来和他的部队对决。

  转过了身之后,看着窗外已经渐渐落下的夜幕,闻焕章只是笑道:“梁山董双不过两万人,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董平三万,我们十万大军五方夹击,他们就是有孙武在世,也是插翅难逃!”

  “十万?”闻焕颜一脸茫然地问道:“我们本部兵马只有六万罢了,我听说曾头市主力最近往北去采购军器去了,怎么能拿出十万人马,五方势力又是哪来的?”

  坐回了桌子边,端起附近茶几上的轻茶茗了一小口之后,闻焕章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知道,有多少人和董双董平两个人结仇了吗?”

  “不就我们和曾头市吗?”闻焕颜说完,突然灵机一闪,又说道:“难道……京东西路安抚使张叔夜,也动手了?”

  闻焕章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将室内的油灯一盏盏给点上了,笑呵呵地说着:“凌州太守程子明,祝家庄的保正栾廷玉,集结了数万兵力,已经和我们取得联系了。”

  “他们……莫非都要和这帮梁山贼人拼个死活不成?”闻焕颜愣了好一会儿,才呆呆地说道。

  这些地方势力,可一向都是只图自保,究极原因,就是大怂的奇葩军事制度,对于地方军队,军饷基本没法到位。

  没办法,我们中央的官老爷还要数着手指头过日子呢,你们就委屈下自己解决生活问题吧。

  最开始,是某个老爷想了个聪明绝顶的办法,把军队派去经商,筑房,给人做工!

  就这样,大怂各地的军队就成了当地文官的私人家丁,说难听点,和奴隶好像也没什么两样。

  因为,你当了兵就不能逃,要不抓回来就是掉脑袋,而且,你的后代全部得服兵役!

  至于升迁,这帮人饭都吃不上,又没个当大官的亲戚,能活着就谢天谢地了,还想升上去出人头地,做梦吧!

  闻焕颜心中再清楚不过,正是由于这种种原因,才导致这地方军战斗力和一帮流氓混混差不多!

  而现在,这些只顾着自己升官发财的各地官老爷,居然想着联合起来和梁山决战了?

  闻焕章听闻焕颜这么说,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右手撑着脑袋,靠在了木椅的把手上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只是,他们想来分一杯羹罢了。”

  “那个董双,以前就在四处游击扫荡河北山东的城池,而因为董平承诺过会对付和制约董双,所以朝廷在今年以前从来不会过问。”

  “而地方军队战斗力低下不说,还一盘散沙,各处山头林立只图自保,这一次他们想联合起来对方董平和董双,首先自然是消灭这个时刻对自己产生威胁的火药库。”

  说完,闻焕章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闻焕颜说道:“至于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这次人数众多,他们想浑水摸鱼,从这次大战里捞点油水罢了。”

  “也是。”听了这么久,闻焕颜大概也明白了,这些人虽然出动了,估计也只是象征性地派几员大将出来,自己还在家带着,主力不动静观其变。

  闻焕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我看他总是一脸笑容,眼神中却布满了阴沉,肯定暗中阴谋不少,这次曾头市的人也是他带来的,难保万一,你千万别着了他的道。”

  站起了身后,缓缓走到了外面的天井里,看着繁星满天的夜空,闻焕章的语气逐渐严肃了起来。

  “要把这个松散的联盟组织起来,任何人可以无所谓,而我闻焕章不出动……”

  抬起头凝视着漆黑一片的四周,冰冷的夜风打在身上,从脸上吹拂而过,闻焕章什么也没说,只是轻声叹了口气。

  穆弘急不可待地穿上了盔甲,语气急促地低喝着:“你是不是要等到我们彻底完了,才告诉我这个寨主啊!”

  “大哥,你不是天天在城里忙吗,半个月都找不到人,我哪里有空来通知你啊?”李云揉了揉脑袋,一脸无奈地说道。

  然而他心里早已经骂开了,要不是你在城里天天赌博逛妓院,至于拖到现在吗?

  “你小子还嘴硬,当年要不是你不提醒我,我们怎么会从好好的朝廷命官沦落到山大王来!”穆弘骂道。

  “大哥你别血口喷人啊,当年要不是你赌博输光了俸禄,跑到通州太守府里去抢劫,你会丢掉你的兵马都监吗?!”

  “老子那不是喝醉了脑袋糊涂……得得得,我不跟你扯!”穆弘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嘴,随手拿过兵器架上的一条长枪,扯过一张破旧的地图叫道:“你们看看,我们从哪里去帮助董平大哥他比较好?”

  “我看,我们目前还是谨慎为上。”李云右手托着下颚,语气平静地说道:“在大战开始前我们最好静观其变,一边派人去和卢员外联系比较好。”

  冷哼了一声后,穆弘对着旁边的喽啰吼道:“兄弟们听着,现在和我去莱芜城找朱仝兄弟,然后带兵去帮助董平大哥,怎么样,敢不敢!”

  “大哥,我们这三千多人跟着你从通州来,就是要干一番大事业,连朝廷都得罪了,还有什么怕的!”

  那些人纷纷吼道:“镇东侯大人当年来梁山诏安,大哥和我们今天才能有这个机会去投奔他,如今他有危险,我们自然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那好,徐老二,你带两千人跟我走,其他人和李云头领留在这里听我号令行事!”

  “哎,那帮做事不靠大脑思考的,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李云痛苦地揉了揉脑袋,摇了摇头走回了山寨里。

  在一群人的中间,卢俊义笑着边走边双手抱拳道:“辛苦了,我这准备了接风宴,赶紧休息下。”

  “师兄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待会再说。”董平摆了摆手,语气却突然凝重了起来:“我半个月前给你和晁天王的信,可有收到?”

  “信?”卢俊义一头雾水地看着董平,语气低沉说道:“我们并没有接到什么信。”

  “不好!”董平脸色一变,整张面庞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他在路上一直没有接到卢俊义和晁盖的回信,心里其实已经开始怀疑了。

  “看样子,是被什么人给截住了啊,这么看来,我们的计划,还有董平这个身份在梁山的事,说不定已经全部泄露了。”林冲从一旁走了过来,语气低沉地说着。

  “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我们必须加快步伐了。”董平眉头皱了皱,沉思了片刻后,又看向卢俊义说道:“师兄,把你们的兵力部署图给我。”

  卢俊义点了点头,叫裴宣拿来了部署册,董平随手翻了翻,目光从上方快速扫过,嘴角之上很快已经扬起了一丝笑意。

  “军师和马先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董平和众人走进了中军大帐内,将部署册随手放到了一旁的桌案上,笑了笑说道。

  “那么,接下来我只要去一趟曾头市内部,把这一切已经做好的准备,用线连起来,这一次即使来了百万大军……

  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仿佛一柄开弓之箭,剑指苍穹,疾如雷霆,势如烈火,似与天公,试比高!

  岳飞抬起右手,勉强揉了揉眼睛,却感觉浑身变得有力了起来,刚发现一丝亮光闯入了眼帘,却被一阵咕咕咕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随着少女欢快的声音响起,一道俏影追着什么一样,从门口边一路小跑追了进来。

  鸽子停在了岳飞的床上,岳飞也一头雾水地盯着它,双方四目而视,一脸茫然。

  “哎哟……”少女揉了揉撞出包来的脑袋,看了看手中的那只鸽子笑道:“让你别跟人斗,还是姐姐我这么厉害的人,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嗯?”少女往旁边一看,岳飞脸色略带难受地笑着:“能不能让我起来再说,我现在……有些喘不过气来啊。”

  “啊,不好意思。”少女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脸笑容地看着岳飞,顺手把鸽子给放进一旁的鸽笼里锁了起来。

  “对了,你是……”直到这个时候,岳飞才看清楚了这个少女,正是他之前在森林中那个同伴啊。

  “你不用谢我,虽然是我救了你啦。”南宫未银铃般地笑着:“怎么了,岳飞哥,不会连我南宫未都忘记了吧。”

  “等等,你……你是……”岳飞睁大了双眼打量着面前这个少女:“你就是在成都那次见面的南宫未?”

  “当然了,就是本小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南宫未随意地笑了笑:“对了,你都已经昏迷了三日三夜了,这些天我让人给你好好地疗养了,完全恢复是没问题的啦。”

  “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你变化可真大啊,一两年时间不见,已经这么漂亮了。”岳飞尴尬地笑了笑,这南宫未怎么说呢……短短一年多时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难怪自己一路上,都没有认出她来。

  “哎呀,我们之间还谈什么道谢啊。”少女坐在了床沿上,笑着说道:“这个鸽子嘛,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岳飞此时却沉浸在了另外的回忆里,突然,他撑着床坐了起来,脸色一变说道:“不好,王庆贼人要攻打延安,我现在就得赶过去!”

  “这件事我正要说呢,你急什么。”南宫未从身上取出了一封密信来,笑着说:“看看这个吧,它可是你的宝贝幽影带回来的。”

  岳飞眼神一震,这上面居然说,王庆的部队在追袭神秘人的时候,迷路在了丛林深处,幽影带信给了刘锜后,大队军马就赶过来包围了他们,那些人最终死伤无数,大败而逃?

  “有时候,动物真的比人还要可靠呢。”南宫未掩着嘴角笑了笑:“怎么样,我说了不用急吧?”

  愣了片刻,岳飞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记忆,这个女孩是南宫未,也就是说这一路上……

  “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南宫未浅浅地笑着,望向岳飞时,语气却突然变得羞怯了起来:“岳大将军,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哦。”

  “行了,开玩笑的啦,这也听不出来啊。”南宫未轻哼了声,从笼子里又把那只鸽子取出来,握在了手心里看向岳飞说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这鸽子有什么用吗?”

  “这个嘛,我还得和它好好聊聊才知道。”说完,南宫未松开了鸽子的嘴,让它咕咕咕地叫了起来。

  “当然了,人家以前可没少和沈叔叔学啊。”南宫未俯下身子在那鸽子嘴边听了好一会儿,只是吐了吐舌笑道。

  半天过去了,南宫未才缓缓说道:“这只鸽子是董大哥他和其他人商量军情用的信鸽,根据这鸽子刚才的话,它应该是在说丢失了什么东西。”

  “丢失情报,可是天大的事,这是董大哥他告诉我的,不管怎么说,我必须要赶回去告诉他,密信已经遗失了。”说完,南宫未一松手,那鸽子已经飞往了窗外。

  “那不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吗?”岳飞取过一旁的佩剑戴上,正了正衣领说道:“正好现在军中没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去一趟东平,以幽影的速度,三五天就够了。”

  感受着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全部力量,岳飞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暖意,她说的这么轻松,想必用了很多名贵中草药和上等补品吧。

  岳飞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只觉得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南宫未早已经拖着他往外边去了。

  “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这么拖延不是会耽误时间吗?”岳飞在风中一脸凌乱着,只觉得完全无话可说了。

  南宫未没有急于回答他,只是突然间停了下来,但是,岳飞一抬起头,就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了。

  赤红色的钢材和木料混合着,勾勒出了飞行器的主体,虽然看起来庞大,却能翱翔于天际。

  在那机身的两侧,有着六柄同样赤红色的羽翼,上方反射的光泽告诉着所有人,这明显同样是金属构造的。

  而在尾部,有着一个赤红色的机舵,显然是用于转向,只要操作驾驶杆,就能轻易控制机翼和机舵。

  这架不过一丈多的飞行器上,布满了各种仪器,以及复杂的金属结构,放在这个时代,要是让人来操纵,无疑是望而生畏。

  而这一切,就出自于这个少女之手,此刻,她正站在一旁微笑地看着岳飞,柔和的微风荡开她的长发,仿佛整片世界都要为之动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东方心经四柱预测|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六合宝典| www.8740.com| 香港中特网| 19qqtv水果奶奶论坛| 700488扬红开奖结果| 曾女婿论坛| 高手论坛| www.64000.com| 六合彩官网|